第146章 end

“余墨,不要说气话好么,我知道我没有提前告诉你,所以你生气了,可是这么长时间以来你都忙,我一直都找不到机会告诉你,而且我也以为,你会同意我的选择的……”

小烟想,她估算错了吗,她有理想有追求不是好事吗,为什么他会不高兴?

谢华的话到底是起了不少作用了,因为从很早的时候谢华就以一个男人的角度给小烟分析情况,然后告诉她男人都是喜欢有理想有追求的女孩,只要是心爱女人想做的事情,只要是个男人就都会支持。所以小烟想,余墨也一定会支持的,毕竟她读书期间也还是可以回来看他,毕业了纵然闯荡世界,可他们的关系不会变,她真的就想得很简单很简单……

余墨心中闪过很多情绪,他作为她最亲近的人,每天都会在一起,即便是睡觉也睡在一起的人,可是这个消息他是最后一个知道的。但该说的话他也已经说了,她早已经成年,有明辨是非的能力,既然这是她的选择,他也无话可说了。

余墨从办公桌后站了起来,走到落地窗前,看着外面的花花世界,也许有一天她会迷失在这个花花世界里,可是她都是她的选择不是吗?

小烟觉得这一刻的余墨十分遥远,又仿佛他变成了一个陌生人,她完全看不懂他想要做什么。

——

楼兰被保释了,是一个神秘的人保释的。可是楼兰从出监狱那一刻开始,她就被人盯上了。

地球是圆的,所以有时候兜兜转,以为一辈子再也见不到的人,居然也能撞见了。又或许是坏事做多了,上天要给与报应。

楼兰在回家第二天开始就收到一份神秘包裹,她打开看的时候险些没晕过去,全部都是白花花的照片,就连光碟也有,女人唇色直接就变得毫无血色起来。

这些照片不是萧轻语拍的,因为萧轻语那只是摆拍,而这里面的照片简直就是真枪实弹!而且女主是楼兰,男主却不是蒋皓。

关于某些她刻意忘掉的过往,她硬生生记起来了!

那个时候听说江皓跟江言俢在偏远地区执行任务,她非要跑过去看,坐的是公交车,车子上一共六个男人三个女人,车子在驶到一个荒无人烟的地方时,悲剧发生了。车上其的男人拿着枪逼停了车子,把几个女人拖进小树林里,一天一夜的噩梦就这样开始了……

后来是几个男人玩腻了就走了,楼兰瞒着惊天的秘密回到g市,重新开始了新的生活,可是她没有想到当年那些人居然拍下了照片和视频,如今竟然来威胁她?

当年看新闻就知道了,那六个男人是亡命之徒,更是贩卖毒品的要犯,可是一直潜逃在外。如今,他们是怎么发现自己的存在?

楼兰心中一片绝望,为什么她经历了那么残酷的事情后,老天爷还不肯放过她?

那些人用照片和视频威胁楼兰去野外郊区见面,并且让她携带重金,楼兰生怕他们捅破当年的事情,就去了。

可是她不笨,已经提前报警了,然后在警察的协助下去了郊外。楼兰知道那些人是亡命之徒,警察若是看到了一定会枪杀,到时候他们就没有机会开口了。

如果按照以往的判断警察为了保护人质肯定会第一时间枪杀犯罪,可是这六个人比较特殊,因为他们当年参与了谋害蒋皓的事件,所以当着六个人重新出现的时候,警察告知了江言俢。

江言俢肯定不会让这六个人轻轻松松死了,所以他也安排了大量人手去活捉他们。

六个匪徒并没有想到楼兰居然敢报警,毕竟她的弱点在他们手里,可是最后看到抓住他们的人是江言俢后,几个男人顿时就明白了,他是要为蒋皓复仇了。

楼兰看到江言俢出现时脑子一片空白了一下,然后才拼命的叫他赶紧枪毙了那几个人。

几个亡命之徒本来是想好好敲诈楼兰一笔,再拿着钱远走高飞的,如今见状也顿时破罐子破摔了,其中一个男人对着江言俢讥笑道“听说你那去见了阎王爷的兄弟当年娶了这个女人,估计他还不知道被人带了一顶多大的绿帽子?在他们结婚前半个月我们明明才玩过她,结果结婚没多久就怀孕了,就是不知道那个孩子是谁的种……”

秘密就这样被揭开了,楼兰都不敢看江言俢的脸,整个人摇摇欲坠。

后来几个男人被带走了,至于他们的结局如何就不得而知了,但能猜到的一点就是,往后他们的日子绝对生不如死。

……

“老板,结果出来了,询儿不是……”

不是什么?接下来的话不用说得太明了。

江言俢狠狠闭上了眼睛。

楼兰跌坐在地,却还是忍不住垂死挣扎“难道这就是我的错吗?发生那种事情我又是甘愿的吗?如果不是因为担心你们,我就不会跑去按那种地方,就不会发生这种事情!事到如今你怪我?那我又怪谁去?”

江言俢睁开眼睛,看着跌坐在自己跟前的楼兰,眼底流露出一股厌恶,然后他一脚就踹了过去,楼兰直接被踢飞了,狠狠撞到墙壁,然后大吐了几口血。

“你无辜可以跟我们说,却偏偏还要跟蒋皓结婚,骗他你怀了他的孩子,你该死!”

更讽刺的是,他还养了仇人的儿子这么多年?还有,他还为了楼兰母子一次次让萧轻语伤心,事到如今她都走了,他真是天大的傻瓜!

“明知道那个孩子是仇人之子,你还留下来,还以蒋皓之子的名义生下来,把所有人耍得团团转,那些人就是害死蒋皓的凶手,你知不知道?!”

楼兰被踢得灵魂都要脱壳了,可是她还是讥笑道“那是因为你们笨,我不好过,也要让你们不好过!”

江言俢冷道“好,就凭你这句话,我今天不弄死你,我倒要看看你有什么本事让我不好过。没了我的庇佑,你以为你是谁?”

——

活生生一个大孙子变成别人的,蒋皓父母硬生生被气得进了医院。二老年事已高,往后的日子估计也在医院过了。

其实蒋家又何尝不风光过?可惜因为一个女人,彻底被毁了。

蒋皓这辈子最大的错就是喜欢上楼兰,还娶了她当妻子,如果人生可以重来,他也许就不会选择这条路了。

世界上好的女人多的是,楼兰只不过是一锅汤里的老鼠屎,如果再给蒋皓多一点时间,他也许会爱上别人。

可是人生没有那么多如果,就像现在的江言俢,他再后悔,也还是找不到萧轻语的下落。

她离开已经好几个月了,江父江母太过思念孙子都要病倒了,江言俢整个人也越来越沉默,可是他还是没有放弃寻找萧轻语,人生一辈子遇到一个对的人不容易,他不小心弄丢了,自然要重新找回来。

——

小烟还是走了,她拖着行李箱来到了机场,谢华就在检票处等着她,只要她走过去,她的人生就翻过新篇章了。

记得当初母亲去世时,她身边没有一个人,是他全程陪在她身边;还有她生病住院时,也是他一直陪着;后来她的身体好了,他又送她去学校,监督她学习,更甚至他都已经计划好了两人的未来。

她每走一步,脑海中就会浮现出他对她的好,也许是分离的缘故,就算曾经的不好,如今也丝毫想不起来了。

小烟知道余墨说话算话,只要她今天走了,从今往后就跟他没有任何关系了。她真的能过着没有余墨的生活吗?

“小烟,走吧,飞机快起飞了。”谢华伸出手,只要他能牵上小烟的手,那么在这场爱情的战斗中,他就是最后的胜利者。

……

Copyright@2020